新闻中心
ZHIYING TECH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有的说是松仁投胎有的说是童嫂再世

发布日期 : 2017-04-22 15:19编辑 : 未知 浏览次数 :

孽情(五)
 
 
 
    童嫂死后,左亲右邻都来敬香,劝久良看在养育四儿一女子孙满堂的份上,把丧事办体面点。均被久良喝退:“不关你们事!”
    因此,尽管儿女们都赶回来奔丧,却愈显冷清。李嫂则猫哭耗子似地在棺木前自责一番,挤了两滴泪。这时久良走近李嫂,悄声说:“李子,她娘家人马上要来,你还是回避一下,怕他们会闹丧。”李嫂听后愈发后怕,额上汗水涔涔…稍候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    果然,童嫂娘家人来了一“龙马”车,约近百人。一下车便嚷嚷说童嫂死得冤,要把尸体抬到李嫂家示威。
    尤其那小辣椒刘三妹,边哭边申诉,说是肮脏狗养男女逼死了姐姐,动员众亲把童嫂尸体抬到李嫂家闹。这时童嫂大儿子喜生出来打圆场:“舅妈你就别闹了,人死不能复生,如果你要我妈灵魂安生就别闹腾。”
    喜生婆娘冬香也在旁帮衬。
    几个舅舅都是文化人,知道自杀再闹腾只会加剧矛盾,也就作罢。可怜李嫂躲在壮坑里小姑子家数日才归。
    然而风平浪静后,还没出七,李嫂与久良又偷偷摸摸行苟且之事。后来发展到光明正大。直到旁人看不下去把此事告诉她儿子,聪明的儿子以帮他带小孩为由喊母亲出泉州去住。这段孽缘才渐渐冷淡。
    村子里的人们因为这几起龌龊事,都说有鬼作怪坏了风水,个个谈鬼色变,都尽力搬家,偌大个村庄仅一年间搬走大半,有能力的在马路边建房,没能力的先盖一层,连泥灰未抹就住上了。
    日月如梭,光阴似箭。童嫂死了三年有余,正当人们对闹鬼的事忘得差不多之际,谁知又出了件奇事。
    那天,有一家叫刘长江的大伯早早起来扫院子,看见一只黄狺冒冒失失冲进院子里。
    刘大伯不信邪,以为是撞大运了有食禄,于是随手从门旮旯里拖出一根扛木头的丫棍,照着黄狺项上叉去,一边大呼老伴来帮忙拦截黄狺。
    老伴出来一看吓得脸都白了,惊恐的大叫“鬼!鬼!鬼!快放走它”。
    原来在这些老迷信中“黄狺入屋”是不吉祥的预兆。犹如半夜乌啼或猫头鹰叫,是阎王差它来勾魂的。
    听到父母的大呼小叫,二儿子刘春生连忙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。媳妇也跟着咚咚咚下楼来。
    刘家的全家动静轰动了全村子的人。消息如长了翅膀一下子传遍村子内外。
    倾刻间,迁出村外的散户全涌进老屋下看稀奇。
    众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,年青后生说不信鬼话,既然送上门来的野味宰了一饱口福就是。这意见一出口,立马遭到全村妇女及迷信者的强烈反对。最后吵嚷了老半天,少数服从多数,杀生派终不敌放生派。
    在众人的嚷嚷声中,请了当地神婆作法,设坛祭拜天地,然后拿了一截红布条系在黄狺脖子上,推的推,搡的搡。把黄狺引出到祠堂门的大坪上。
    谁知这孽障并不领情,也不怕生。面对几百对众目睽睽的眼光,一步三回首。
    刚到村口,又折了回来。如此反复数遍,惹得一个本来就反对放生的后生雕火一起,嚯地飞到灶沿角里拖了把上膛的鸟铳朝天放了一枪。
    这畜牲才昂着头“咴咴”嘶鸣,扬蹄飞奔至对面茶山上。
    这时,酒鬼刚好从村外马路上撞见。他大喊“畜牲怕个鸟!可惜了!”。说着荒不择路的往家飞奔。
    一边跑去家里拿鸟铳,来不上铨弹,就把原本打鸟的“米粒状碾铨子”朝黄狺的屁股打去。听得“砰”一声,黄狺随之凄厉惨叫了几声,窜进草蓬中。
    几只猎狗在酒鬼的唆使下汪汪狂吠着扑了进去。不一会儿,受伤的黄狺骨碌碌从茶山上滚下来。几个后生高叫着酒鬼英雄。“喔喔哟哟”把受重伤的黄狺扛到酒鬼家打牙祭。弄得村中妇女及迷信分子摇头叹息:“造孽!造孽!这村场要衰败了!”
    于是,有的人又提着香纸蜡烛去村口庙里求神拜佛,缚阴魂。回来又带回一串邪说。有的说是松仁投胎,有的说是童嫂再世。甚至把死去十多年的祖宗姓名也翻了出来。
    难道七星礤村又会出什么事吗?
    欲知后事,下回分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