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ZHIYING TECH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不要自己沉浸于性描写的泥浆中不能自拔

发布日期 : 2017-04-22 15:25编辑 : 未知 浏览次数 :

话说《悠悠千古恨》
 
 
 
    小说写到这里由于受到读者褒贬不一的观点交锋,我有必要停下来说明一下。
    首先,这是小说。所谓小说,不同于纪实散文与报告文学,更不是人物传记,按正常思维,读者应该有“故事纯属虚构,请勿对号入座”心态。
    然而偏偏有的人不懂欣赏,硬的把主人公与作者划起等号,甚至约等于也好。
    更有甚者干脆从聊天窗口发来信息:“文刀,你是这种人啊!我鄙视你!”
    面对此类信息,我感到十分可笑!觉得对方不但对文学的无知,无知到连做一个合格的读者也称不上。我为什么这样说呢?
    因为对方根本没有读懂我写作的初衷,只是一味地钻进内容中探究私密,强烈的好奇心把文中情节使劲往作者身上想:一定是作者的亲身经历,不然怎么这么清楚?哼!我一直仰慕他,恨不得与他粘成一块,幸好我发现的早,终于“识得庐山真面目”,赶紧逃,这是条色狼!
    呵呵,我说朋友,你不必惊慌,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就连公鸡想母鸡,母鸡不匍匐也难骑。换言之,人是有礼仪廉耻,女人不点头,还要考念她的裤带会不会松?
    再说网络虚拟,我真要在网上找情人,也没有必要把个人隐私公诸于众。
    至于某些自甘堕落的女子,自愿飞蛾投火般淫邀艳约,那只能是自作自受。
    是的,小说来源于生活,但小说塑造人物往往是“揉合个个人物特点形成一个人物形象”。
    拿《悠悠千古恨》的“我”来说,其实这是通过一个小人物偶然间人生的大起大落,把社会现状各个层面的阴暗丑恶一齐发泄出来,以达到抨击政府腐败,社会黑暗的目的。
    也许有人会问:哪你为什么写得那么色?且个中细节那么详细?
    好!我就拿刚结束的《悠悠千古恨(二十三)》来回答。
    我先问你:像曼萍这样随便与男人上床的女人很多吧?现在的社会不足为奇吧?是什么导致了人性道德防线崩溃?是拜金主义?市场经济?精神空虚?这是值得人们三思的社会问题。
    接下来作者又隐藏三个社会问题:
    一、青少年的德育缺失好逸恶劳导致小偷猖獗,尤其自行车的失窃是个顽疾,几乎人人自危。
    二、青壮年下岗失业外出打工,草根阶层的贫困生活现状。
    三、由于夫妻分居引发的留守女人性饥饿。
    这时,有人也许会问,哪你写就写为什么要写的哪么色呢?
    好!我就把这内容的创作背景告诉你:前面说过,小说来源于生活。
    我之所以其中细节如此熟悉,必然是接受过视觉信息,或许是电视,报纸或者道听途闻。
    关于王阿姨这一场景,其实确有其人其事,但不是我本人,而是发生在我老乡身上的一件事。
    他曾经与我同厂打过工。一天我去他家玩,他洋洋得意地把这件事说给我听,我不信,他还把“王阿姨”写的信给我看。
    说实话,当初我并不知道女人有性饥渴的心理,但看了信后结合电视新闻媒体,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于是今天以插叙的方式融进文中。
    至于为什么这么色?我以为,既然写了,就必须把最为真实的情景再现出来。如果仅仅一笔带过,能充分展示王阿姨性饥渴的那种心理需求吗?
    所以我劝读者,不要自己沉浸于性描写的泥浆中不能自拔,而要跳出来思考更多的社会问题。才是我写这部小说的目的。
    特此说明!文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