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ZHIYING TECH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
全村轰动成为头号新闻

发布日期 : 2017-04-22 15:19编辑 : 未知 浏览次数 :

 
孽情(四)
 
 
 
    童嫂看到了什么呢?
    原来那晚当她推门后,从门边的拉线开关拉亮电灯,一双鲜红的女仕皮鞋赫然在目。床上则出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,一男一女如两条白蛇纠缠在一块。童嫂近来因闹鬼的事休息不好,精神恍惚。
    女人皮鞋如一团烈焰,扑向她,只觉浑身灼热,气急攻心,眼前发黑,晕了过去。
    当童嫂苏醒后,越想越气,原来童嫂发现丈夫床前的女皮鞋是前阵子与她斗过嘴的李嫂的。
    说起这李嫂,也颇有故事,她是公公婆婆打小从广东拿来给儿子刘济民当童养媳的,在十三岁时生下一个早产儿叫刘章生,故一直被村里村外的人笑传“斤三两的母鸡有蛋产”。
    意外的是,童养媳的老公在一次为人上房捡瓦“拿漏”时不慎一脚踩空,摔成重伤,治了一年多,落下残疾,成了瘸子。
    此后几年,李嫂未有身孕。有人当时猜测刘济民摔坏了生殖系统,为了照顾他家,政府把李嫂调进唯一的村办作坊“纸寮”煮饭,从此李嫂的绯闻满天飞,说她好的是“李嫂兢业,以纸寮为家。”,更多的则说她是纸寮男人的“慰安妇”,吃宿与男工一块。
    更让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是,自从进纸寮上工,李嫂居然母鸡下蛋般连续生下三个女儿,直到后来实行计划生育做节育手续后才“停产”,这就无端引发了更多议论。
    也难怪,别看李嫂已年过四十,却依然身段优美,面容姣好。两个花苞,盈盈可握,如花绽放,丰韵犹存。直馋得纸寮民工哈喇子直淌……。丈夫刘济民对妻子的绯闻早有耳闻,然残废后的他“吃老婆饭,读老婆书”犹如“听毛主席话,跟共产党走!”至于传言,也只能是听之任之,让他乐得开心的是一男三女全都叫他“爸爸”。
    尤其那早产儿刘章生,自小天资高迈,聪明伶俐,一口气读到医科大学。前几年毕业在泉州中心医院当了名医生。据说那双红色的皮鞋就是他儿子刘章生前不久买给李嫂的。是意大利名牌,要上千元。
    刚买回来那阵子,李嫂喜得合不拢嘴,都说儿子孝顺,四处宣扬。惹得人们既羡慕又妒忌,都说李嫂肚角好,生了这么有出息又孝顺的儿子,真是前世修来的福。因此,童嫂对这双鞋特别熟悉。如今深更半夜居然出现在她丈夫床前。叫童嫂怎么能不生气?
    令她更气恼的是,是丈夫的“劣史”,因为丈夫花事也不是一次二次,属于耗子偷油“屡教不改”,说严重点是“惯犯”。
    童嫂的丈夫早在十多二十年前在纸寮当“过磅员”时就与李嫂勾勾搭搭打得火热,夫妻俩闹了几次几乎要到离婚的地步。
    到八十年代初,丈夫久良又利用“民兵营长”身份多次调戏猥亵女民兵,耍流氓。说是教女民兵挺胸收腹,乘机吃人豆腐。到如今都五十多岁了,孙子孙女都一大帮了还色心未改“旧病复发”。看来男人好色是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,狗终究改不了吃屎,除非见了阎王。
    童嫂越想越气,真恨不得当时拿把菜刀把这对狗男女剁碎在床上。谁知自己身心疲惫体力不支昏倒在地。
    童嫂气忿难抑,一想起昨晚之事就反胃。然家丑不可外扬,何况“捉奸要捉双”。如今凭空说李嫂与丈夫有染只能是狼狗吠月。
    气鼓鼓的童嫂只好又寻丈夫说理。然而面对老婆的谩骂,久良是死猪不怕开水烫,咬紧牙死不承认,还说她是心蒙眼花,无理取闹。气得童嫂在厨房一阵“打砸摔”,把所有的家什打了个稀巴烂,然后身上绑着小孙女,一路呜咽啼哭投娘家去了。
    童嫂的娘家在中赤南湖坑,是个鬼见愁的地方,四面环山,交通闭塞,坐车半程后还要步行半天才到。一到娘家童嫂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自己在夫家所受的遭遇。
    童嫂娘家有三个弟弟,其中大的两个是教师,分别在两所学校当领导。唯有最小的弟弟还留在南湖坑娘家。弟媳还是童嫂从夫家村里介绍来的。叫刘三妹,这可是个有名的快嘴鸟,小辣子。
    一听姐姐受委屈,便添油加醋逢人就为姐姐鸣冤叫屈。俗话说:“好事不出门,歪事传千里”。且说这南湖坑虽偏僻,但人家聚集,其中有一个妇女偏偏是事件女主角李嫂的胞妹。当她听到后,偷偷将此消息传给了李嫂。说童嫂在娘家四处宣传她的糗事。
    这李嫂可不是省油的灯,听到童嫂坏她名声,也来了个恶人先告状,李嫂略懂法律,她又有个弟弟在法院,当她听到弟弟说如果没有事实凭口说人通奸那就构成“诽谤罪”。她便要求弟弟帮她写状纸,大有秋菊打官司的狠劲。
    童嫂在娘家住了两天,那天一回来就被李嫂堵在村口,扬言要童嫂拿出证据,或洗清她名声,否则就要告她诽谤罪,告她上法院。
    面对李嫂咄咄逼人势态,童嫂不甘示弱,两个就边骂边扯,揉揉擦擦搓腌菜一样扭成一团。最后,李嫂力气大,把童嫂连同背上的小孩一齐推到在路边水圳沟。吓得小女孩哇哇大哭,哭声引来路人及全村人的围观。
    一时事件如烧沸的开水,传得沸沸扬扬。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着、窃笑着、起哄着…把两个打架的农村妇女围在中间像看猴戏一样。
    童嫂娘孙俩被李嫂推倒后,怒火冲天,她爬起来把小孩放置路边草上,很快就有心软的人抱着。自己情绪失控地冲上前使出全身劲扇了李嫂两记响亮的耳光:“你个烂草鞋,死鸡麻,我亲自捉到还稗草咯正禾,今天我不抓烂你臭逼我就不姓童…”    
    李嫂哪受得了这口气,伸手就撕开童嫂胸襟,把人家胸罩也摘下来扔向空中,胸罩如做广告的一副大眼镜在风中翻了几个跟头,落在一个光棍汉的头上,引得众人哄然大笑。童嫂更是激烈,一手扯着李嫂头发,乘李嫂护头之际,一手扯断了她的裤袢,随着“噗——”地一声,一双雪白的大腿显露在大家眼前,围观的还拍手叫好:“看黄色录像喽,现场直播哦。”惹得几个年长的训斥那些人唯恐天下不乱,阿狗入蓬蒿。
    有几个中年女人想上前劝架反被她们胡手乱脚抓了几道血印子。
    最后,童嫂丈夫跑来,一把推开妻子,并不问青红皂白“啪啪!”重重打了老婆两记耳光说:“出什么洋相,脸都给你丢尽了!”说完悻悻而去。被丈夫如此一击,童嫂彻底瘫了,她一屁股坐在地上,也不顾胸前两个椭圆的包子闪动在众目睽睽之下,双手又捶又打,寻死觅活。李嫂则一手提裤腰带一手指着童嫂说:“你等着!你等着…”渐走渐远,往家中而去。
    童嫂回到家里,躲在房间,不吃不喝,坐到晚上十点左右,下楼烧了锅水洗了澡,换洗了一身较整洁的衣服,又轻轻上楼步入房中,把身上仅有的六十三元钱塞进小孙女掖下,然后找了张油布薄膜摊在厅子南墙一角,喝了瓶敌敌畏,安详躺下。
    次日,全村轰动!成为头号新闻,从此,村中又多了宗鬼怪传说。阴间又多了条冤魂。
            (请看下集:再起波澜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