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简介
ZHIYING TECH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公司简介 >

连绵起伏的山峦如一座座营帐在银色月光下显得神奇

发布日期 : 2017-04-22 15:07编辑 : 未知 浏览次数 :

 
孽情(九)
 
 
 
    春生自从那天送冬香去医院回来,满脑子都是那天抱冬香的情景,尤其那不经意的一瞥,农村还有“男女授受不亲”的思想,可自己却……相比之下,虽然妻子也与冬香各有千秋,但总觉的妻子的皮肤要比冬香粗糙的多。一到冬天,更是状如蛇皮鳞。而冬香就是太阳晒黑,也黑得那么油光亮膛。犹如山上修长翠绿的竹子,散发着勃勃生机。
    山村静谧,群星闪耀,连绵起伏的山峦如一座座营帐在银色月光下显得神奇。春生翻来覆去睡不着,望着身边睡的死猪一样的妻子。他觉得妻子是如何不解风情。而冬香的每一丝气息每个眼神都可以调动他的神经。春生侧身望着窗外,月光倾泻而下,投在房中,他想起一首歌:“我静静地躺在床上,看着窗外不大圆的月亮,想啊想啊…”他此时心很浮躁,想的不是妻子,而是冬香。他想着要是与她好一场该多好。
    他知道,从冬香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他们之间缺少的只是机会。这个花心的男人啊,如此春心萌动地想着兄弟好友的妻子。难道就没有一丝愧疚吗?说没有是假的。朋友欺不可欺,可自已连兄弟子侄的妻也要欺,他很矛盾,也很纠结。但是感情的闸门一旦打开,可以冲破一切道德防线,现实的例子证明,感情的危机往往潜伏在与自己最亲近的人中。
    于是又有了,朋友妻,偏要欺,不欺白不欺。如此胡思乱想着,春生又想到一首歌:“天上有个太阳,水中有个月亮…心中有个恋人,窗外有个世界…”而今,窗外的世界在哪呢?
    冬香自上次血崩后,一直在家调养,她心里也想念着春生,他觉得若不是春生救了她,自己还能不能躺在床上还是个未知数。她多么想春生马上出现在身边,向他说声“谢谢”啊!
    念头还未落,门外便笃笃有人敲门,“门没栓,进来吧。”冬香知道有人来,却不知道是春生夫妇。春生夫妇提了二斤白糖,二筒面,还买了两盒朴雪。新莲坐到冬香床前,拉着冬香的手说:“冬香,你瘦多了,几天不在一起上工我多少有些不习惯,但你养身子要紧,你家境好,喜生哥跑长途赚得多,你就清闲清闲给喜生养个儿子,你婆婆盼着抱孙子呢!对了,你婆婆呢?”
    冬香听了新莲知冷知热的话,很感动,她说:“婆婆在溪边打兔草,很快回来,你们中午在这吃顿饭吧。”冬香勉强坐了起来。“不了,我们还要上山拖竹子,对了,上次你那捆竹子卖了七块三毛钱。那刘大锤的妹夫东八过的磅,说是泥土和叶子太多,硬是把尾数三毛钱抹去,只拿了整数七块钱给你拿来了。”说着新莲把钱塞给冬香。冬香双手散开成两扇形,极力推辞:“不用了,不用了。现在够劳你的,那天要不是春生哥,我…”说着冬香泪珠在眼眶打转,终于滑落下来。
    这时春生对冬香说:“冬香,你身子弱,不要再推辞了,还是你拿着买点营养补补。”说着就牵着新莲告辞。
    刚到门外,遇上童嫂,童嫂手持镰刀,背着一篓兔草,知道春生夫妇来看冬香,笑呵呵地招呼他们多坐会儿,她去杀只兔子吃。春生推辞说:“不了,不了,我们还要拖竹子…”边说边走。童嫂在后面大声说:“那怎么行,那这么行,自家人吃一顿怕么事咯!”
    见春生夫妇走远,童嫂径直去廊坊下喂一窝白兔去了。正如农村人说的:“流仔布娘不出月”不久,冬香又怀上了。这次喜生坚决不让冬香再上山,婆婆也要求媳妇在家保胎。都四十多岁了,如果算得准,这该是她的头孙。
    我们农村注重是生男才是香火,才是传后人。因此童嫂期望媳妇生个长孙给她带。这边春生家的新莲不久也怀上了,刘长江夫妇也喜上眉梢,想想长子映生大二儿子十来岁,中间接连生了三个莲花,到四胎才生个春生,而长子却早早分家另过,也巴不得二儿子多生一个孙子来抱抱。因为有冬香的教训,喜生也不让新莲上山,就让她在家晒晒谷子,做做针线活,侍弄侍弄菜园子。
    从此两个新媳妇就整天呆在一块,说说笑笑,看家中鸡鸭狗猫打架,日子倒也很快过去。
    十月怀胎一朝落地,冬香那天正在大坪上晒菜干,突然觉得下腹疼痛,接着便破水流血。新莲连忙挺着大肚子去溪边叫童嫂。童嫂听得媳妇要生,连忙火急火燎去岗上叫庭俊的四媳妇银莲来接生。银莲年轻时专门去学习过接生,是村中的土医生。也是春生的四婶。
    当时农村不比城里,生孩子要到大医院,农村通常是一把剪刀,二盏洋油灯,三令草纸,四扎旧衣加一锅开水就开始生产。
    童嫂跑到南江坝,见银莲正在坝沿锄地,听后二话没说,丢下锄头在溪水匆匆跣了下脚上的泥巴就随着童嫂去了。
    路上童嫂美美想着,冬香与新莲两个都是大肚婆,大家都说我冬香肚子圆滚尖突是男娃。而新莲肚扁又偏是女娃,看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而今轮到我童嫂蒙祖宗恩要当好婆婆啦!
    (故事还很长,欲知冬香生男生女,请看下回)